恐怖主义恶梦最初,安倍挑衅IS有不小争议

作者: 军情动态  发布:2019-12-31

  日本“不具备当事人能力”

“日本的噩梦从此开始。”昨天,第二名被扣日本人质后藤健二遭“伊斯兰国”武装斩首的消息震惊日本。IS还威胁“无论何地,还会对日本人进行大屠杀”,原因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鲁莽地加入到一场不可能胜利的战争中”。对于接连两名人质被害,日本社会陷入一片愤怒之中。安倍称“对这种极其残忍卑劣的恐怖行为感到强烈愤慨”,并在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上强调“日本将在国际社会反恐过程中坚决尽到自己的责任”。美国、英国、法国纷纷谴责,并呼吁日本携手摧毁IS。而在日本国内,人质被害前很少批评政府应对措施的媒体转变调门,称日本政府的营救行动得到了“最糟糕的结果”。大批民众1日在首相官邸前聚集,批评日本的外交政策,要求安倍下台。安倍希望借日本民众的愤怒来推动扩大向海外派兵的计划也令许多日本人担忧。英国广播公司1日称,安倍的言论基本上让日本跟英美等国家站在同一阵线上。但是要不要为此让日本在军事上更强硬?要不要为后藤之死采取报复行动?这些问题安倍政府必须想清楚。

  “在整个人质危机期间,刀、赎金及一切可能暗示人质危机的言辞在日本都被屏蔽和自我审查,反对派议员由于顾及人质安全也降低了批评安倍及其团队的调门”。美联社1日称,随着两名人质被害,这种情况开始改变。

图片 1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1日在记者会上辩解称,“从事件发生以来,政府一直以国民生命为第一,用尽可能的外交渠道以及所有手段,但真的很遗憾”。可日本民众对政府辩解根本不买账。在2CH、日文雅虎等网站以及推特上,日本网民一片指责声。有人称“人质被杀再次显示出外务省无能”;有人认为,“安倍政府根本没有做好应对IS等恐怖组织的准备,但是贸然加入反IS的行列,招致报复一点都不奇怪”。“东洋经济在线”称,1日,日本首相官邸前约200多人举行了示威游行,民众打着“不要武力”“不制造敌人的外交才能保护日本人”等标语,站在官邸前表达心声。日本“新闻频道”网站称,也有人高举标语,上书“人质事件是安倍的失败”,要求安倍辞职。

日本人质解救以失败告终

  “最糟糕的结果”,众多日本媒体和学者1日用这个词语来形容日本政府营救人质的努力。日本公安厅调查第二部前部长管沼光弘对媒体表示,日本根本没有确切掌握IS的信息,只好根据犯罪集团在网络上公布的信息,忽左忽右,日本需要对危机管理体制进行根本改革。日本时事通信社称,不可否认的是,日本政府一直被通过网络不断变换要求的“电影情节”般的犯罪所玩弄。这篇文章回顾了人质危机中日本政府的表现后称,IS发出最后通牒后,日本政府并没有和IS直接交涉的渠道,可以说日本实际上“不具备当事人能力”,始终只能依靠约旦等相关国家。但约旦政府以解救本国飞行员为优先,而且最终因无法确认飞行员生死而拒绝释放IS囚犯进行人质交换,导致后藤健二被杀。

2月1日清晨5点左右,一段上传至互联网的视频显示,被“伊斯兰国”绑架的第二名日本人质后藤健二已经被斩首。一个星期以前,日本人质汤川遥菜已被杀害。视频显示,一名全身穿黑、蒙着面部的IS武装分子用刀抵住身旁跪着的、穿橙色囚衣的日本人质后藤健二,随后出现了后藤尸首分离的画面。这名操着英国口音的蒙面男子称,“与邪恶集团的其他愚蠢盟国一样,日本政府不了解‘伊斯兰国’的力量与权威。”他说,IS军队“要喝你们的血”,正是由于日本首相安倍“鲁莽地加入到一场不可能胜利的战争中。这把刀不仅要杀了后藤,今后你们的国民无论在哪儿都会被杀。日本的噩梦从此开始”。该视频并未提及约旦飞行员卡萨斯贝的命运。

  在后藤健二被杀后,约旦政府发言人表示,仍愿意用IS囚犯来换回本国飞行员。与此同时,《华盛顿邮报》引述约旦官员的话称,一旦飞行员被杀,约旦将处决该国所有的IS囚犯。

与之前涉嫌加入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自由军”的日本人质汤川遥菜不同,后藤健二是自由记者,一直致力于战争中无辜妇女儿童的报道。后藤健二被杀害的消息传出后,日本社会一片震惊和愤怒。从早上开始,日本各家电视台推出特别节目,《朝日新闻》等报纸纷纷发出号外,对后藤的死表示哀悼。后藤78岁的母亲闻讯后对媒体说:“现在只有伤心地流泪。我的儿子是为了救同胞而到叙利亚的,希望大家理解他的善良与勇气”。

  路透社称,日本反对派政党也表达了愤怒,日本出现政治分裂迹象。主要反对党质问安倍挑衅IS是否明智。民主党干事长枝野幸男说:“我们不能向恐怖主义屈服。但与此同时,应把主观意图抛在一边,没有必要进行挑衅和发出可能被人错误理解的信号”。

日本首相安倍1日清晨发表声明,称“痛恨至极,绝不原谅恐怖分子”。他称,日本“绝不会向恐怖主义屈服,将继续和国际社会合作,扩大包括食品、医疗在内的人道支援”。当天上午,安倍在首相官邸召开相关阁僚会议和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他在会议上强调:“日本将在国际社会反恐过程中坚决尽到自己的责任”,同时表示要采取万全措施确保国内外日本人的安全。

  中国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副主任廉德瑰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安倍主张“积极和平主义”,紧紧依靠美日军事同盟,非常重视与西方国家在安全领域展开密切合作。美国在面对人质事件时,一贯坚持“不妥协原则”,认为“支付赎金是对绑架恶性的催化”。因此,日本政府在处理本次人质事件时,为了与西方保持一致,拒绝支付赎金,应对措施显得僵硬。

后藤被害的视频公布后,美、英、法、澳等国迅速表态与日本站在同一阵线。“我们谴责恐怖组织‘伊斯兰国’令人发指的杀人行为,”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声明强调将与日本团结一致,他称为了与国际盟友共同摧毁IS,“美方将继续采取果断行动”。奥巴马称赞后藤“通过报道把叙利亚人民的苦难传达给了全世界”。英国首相卡梅伦强烈谴责IS是“罔顾人命的恶魔的化身”,他同时称赞“日本政府不屈服于恐怖主义是正确的”。法国总统奥朗德称“坚定地同日本站在一起度过这场严酷的考验”。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称,“所有国家都应该团结起来铲除这一毒瘤”。

  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周永生教授认为,日本政府在人质事件中应该说尽了力,但是否尽了最大努力有很大争议。IS提出互换人质的要求,说明人质事件存在商量的余地。如果是美国的话,它一定会使约旦政府尽力协调;日本也和约旦政府商量了,但最终的结果是没有换回来。这个过程反映出日本外交能力现状。

在对人质被害表示愤怒的同时,日本社会对可能遭遇恐怖袭击的不安情绪也在蔓延。日本《产经新闻》和《富士新闻》网站1日进行的联合调查表明,日本民众对近期国内可能发生激进组织恐怖袭击行动感到不安的人高达52.5%。日本ZAKZAK新闻网称,日本情报当局有关人员说,在参加IS雇佣兵的2万多人中,也有数名日本人。日本情报当局确认在国内也有IS的“协助者”。对于IS的威胁和民众的恐慌情绪,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1日在记者会上称:“为保证海外国人的安全,日本政府将全力以赴,强化情报收集以便在恐怖活动未发生之前就予以防止。此外政府将和有关部门合作防止恐怖分子进入日本。”日本警察厅当天发出指示,要加强收集与日本人质绑架事件有关的恐怖行动信息,同时对重要设施及清真寺等进行全面警戒与防范。

日本“不具备当事人能力”

“在整个人质危机期间,刀、赎金及一切可能暗示人质危机的言辞在日本都被屏蔽和自我审查,反对派议员由于顾及人质安全也降低了批评安倍及其团队的调门”。美联社1日称,随着两名人质被害,这种情况开始改变。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1日在记者会上辩解称,“从事件发生以来,政府一直以国民生命为第一,用尽可能的外交渠道以及所有手段,但真的很遗憾”。可日本民众对政府辩解根本不买账。在2CH、日文雅虎等网站以及推特上,日本网民一片指责声。有人称“人质被杀再次显示出外务省无能”;有人认为,“安倍政府根本没有做好应对IS等恐怖组织的准备,但是贸然加入反IS的行列,招致报复一点都不奇怪”。“东洋经济在线”称,1日,日本首相官邸前约200多人举行了示威游行,民众打着“不要武力”“不制造敌人的外交才能保护日本人”等标语,站在官邸前表达心声。日本“新闻频道”网站称,也有人高举标语,上书“人质事件是安倍的失败”,要求安倍辞职。

“最糟糕的结果”,众多日本媒体和学者1日用这个词语来形容日本政府营救人质的努力。日本公安厅调查第二部前部长管沼光弘对媒体表示,日本根本没有确切掌握IS的信息,只好根据犯罪集团在网络上公布的信息,忽左忽右,日本需要对危机管理体制进行根本改革。日本时事通信社称,不可否认的是,日本政府一直被通过网络不断变换要求的“电影情节”般的犯罪所玩弄。这篇文章回顾了人质危机中日本政府的表现后称,IS发出最后通牒后,日本政府并没有和IS直接交涉的渠道,可以说日本实际上“不具备当事人能力”,始终只能依靠约旦等相关国家。但约旦政府以解救本国飞行员为优先,而且最终因无法确认飞行员生死而拒绝释放IS囚犯进行人质交换,导致后藤健二被杀。

在后藤健二被杀后,约旦政府发言人表示,仍愿意用IS囚犯来换回本国飞行员。与此同时,《华盛顿邮报》引述约旦官员的话称,一旦飞行员被杀,约旦将处决该国所有的IS囚犯。

路透社称,日本反对派政党也表达了愤怒,日本出现政治分裂迹象。主要反对党质问安倍挑衅IS是否明智。民主党干事长枝野幸男说:“我们不能向恐怖主义屈服。但与此同时,应把主观意图抛在一边,没有必要进行挑衅和发出可能被人错误理解的信号”。

中国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副主任廉德瑰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安倍主张“积极和平主义”,紧紧依靠美日军事同盟,非常重视与西方国家在安全领域展开密切合作。美国在面对人质事件时,一贯坚持“不妥协原则”,认为“支付赎金是对绑架恶性的催化”。因此,日本政府在处理本次人质事件时,为了与西方保持一致,拒绝支付赎金,应对措施显得僵硬。

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周永生教授认为,日本政府在人质事件中应该说尽了力,但是否尽了最大努力有很大争议。IS提出互换人质的要求,说明人质事件存在商量的余地。如果是美国的话,它一定会使约旦政府尽力协调;日本也和约旦政府商量了,但最终的结果是没有换回来。这个过程反映出日本外交能力现状。

随着两名日本人质都被IS斩首,日本政府将会如何走下去?韩国媒体担心安倍政权很有可能以此为契机,以强化保护本国国民为借口加大自卫队的海外活动范围和步伐。韩国《首尔新闻》称,安倍1日在紧急内阁会议上表示“日本将在国际社会反恐过程中坚决尽到自己的责任”,这是否是日本要推动“集体自卫权”的标志?《韩国日报》1日引用峨山政策研究院最新发表的研究报告认为,日本国内正在形成“自卫队为国际安保作出贡献是理所当然事情”的氛围,这为安倍政权的“积极和平主义”说法提供了有力条件。

对于安倍可能借机推动自卫队在海外参战,日本共产党党首志位和夫在博客中表示,“要想悲剧不再重复,有必要冷静检验至目前为止的日本政府的对应。”他称,安倍在人质事件过程中曾表示,让自卫队支援美军对IS的空袭在宪法上是可行的,表示在挽救日本人时考虑扩大向海外派兵。但志位和夫说,把恐怖集团的野蛮行为作为机会,想要推动日本成为在海外可以战争的国家的行动是坚决不能被允许的。

英国《金融时报》称,在日本,“我是健二”已取代“我是查理”成为最流行的口号。现在植根于和平宪法的日本外交政策正处于一个临界点。公众对健二被杀做出什么反应,可能对今后局势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影响。该报称,如果后藤获释,安倍的影响力将得到加强,他的不妥协外交政策将被视为取得了成果。但后藤最终死亡,公众对安倍派自卫队赴海外行动的支持可能会动摇。这可能让安倍更难推动通过支持其重新解释宪法所需的法律。许多日本人还认识到,在紧要关头,美国不太可能牺牲美国人的生命来为日本提供防务。而与此同时,中东地区已经燃起一场意识形态的大火,日本由于依赖该地区的石油供应而不得不置身其中。对日本政府来说,骑墙的日子即将结束。

第二名人质被杀,安倍救急能力差

必须无条件谴责恐怖主义行径。无论日本人质是如何落入IS手中的,他们最终的悲惨结局都值得中国社会同情。

在第一名人质被害之后的几天里,曾有分析认为安倍政府或许能够救出第二名人质,很多预期都好于昨天的结果。

安倍政府再次被证明缺少应对中东复杂局势的能力。日本的中东外交乃至整个对外政策紧紧绑在了美国外交上,它在美国主导的团队中扮演了“杂牌军”的角色,而有些时候,“杂牌军”比“正规军”的自我防护能力更弱,也更危险。

全球反恐形势目前呈现前所未有的多面性,很难做一个简单的总结。一方面拉登已被除掉,“基地”受到重创。另一方面美国“把反恐进行到底”的实际决心大打折扣,它不愿意再投巨大国力打击新崛起的IS,并从伊拉克、阿富汗等“反恐前线”后撤。华盛顿前两天还重新定义了它过去眼中的“恐怖组织”塔利班,它在大中东的政策显然处于调整中。

IS在中东“人气很旺”,与美国战略上的犹豫不决有关。日本人质事件给人一种印象,东京在这个时候往前跨了一步。

日本在中东反恐问题上更加硬朗,更敢于牺牲,这对世界大概有益。对付IS这样的组织,总要有些力量敢于冒头,甚至充当不怕虎的“初生牛犊”。

不过安倍政府不惧身陷中东恩怨,愿与当下最凶狠的恐怖组织死磕,未必是出于反恐的道义和责任感,而很可能是出于借反恐实现日本军事力量“走出去”的考虑。由于安倍一直在推动服务于日本军事崛起的修宪,外界有此怀疑属于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安倍拽着美国这艘大船向外走,大概认为这样是找到了打破日本政治军事瓶颈、穿越各种复杂的诀窍。但这次人质危机显示,安倍政府过于天真,前方有很多难迈的沟坎。

美国对解救日本人质没帮上实际的忙,奥巴马的及时表态更像是对日本的安慰语。如果日本社会这样就能满意,那未免太好打发了。

日本在安全方面对中国投了太多注意力,中国成了它的假想敌,消耗了它的大部分外交及安全资源。其实它作为全球主要贸易国家之一,所面临的挑战来自各个方向,这次人质被杀或许能对东京有所提醒。

中日同处东亚,中东的战略意义对中日差不多。中日大概都希望中东和平,别管什么样的战争,都最好没有。美欧的中东政策都有它们各自利益的深刻烙印,日本对中东问题及对很多全球问题的态度如果与华盛顿高度重叠,一定包含了其自身利益的损失。

图片 2

据《每日邮报》当地时间2015年1月31日报道,早前被IS绑架的日本人质后藤健二,在一段最近流放出来的视频中显示他已经被斩首。一位疑似IS武装分子的人在视频中表示这是日本政府加入战争的后果,将会有更多的日本人质被杀。

图片 3

在长约一分钟的视频中,后藤健二穿着橙色囚衣,IS成员先是职责安倍晋三政府和西方政府一样不知道西方政府的强大,执意加入西方阵营,妄想打一场不会胜利的仗,伊斯兰国将会继续下去绑架日本人质。在陈述完毕后,IS成员便开始对人质动刀子,随后画面一黑,再出现画面时就是后藤健二身首异处的场景。

日媒:人质事件以最坏结局收场 或影响日本安保法制

图片 4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通过互联网发布被扣为人质的日本记者后藤健二遇害视频。遇害人质后藤健二的母亲石堂顺子接受媒体采访。

日本媒体2日刊文,指出这次人质事件以最坏结局收场,这一局面或将影响到本届日本国会的焦点议题——围绕“安全保障法制”的相关讨论。

文章指出,日本政府与执政党提出派遣自卫队赴海外营救国民的构想;但在野党则对此表示担忧,认为如果通过完善解禁集体自卫权的相关法律来扩大自卫队的活动范围,可能会引发更多以日本人为目标的恐怖袭击。

2月1日,日本防卫兼安保法制担当相防卫中谷元表示,“现在正在研究,将与执政党协商推进”制定有关营救国民的法律。同日,自民党干事长谷垣祯一也在NHK的节目中说:“需要反复进行缜密地探讨”。公明党干事长井上义久亦表示“民众提出了‘难道什么也做不了吗?’的坦诚意见,必须要认真进行磋商”。

日本现行的《自卫队法》允许使用自卫队飞机和车辆在海外转移日本国民,但不允许参与营救。营救活动可能遭到袭击,危险度高于转移。为此,政府与执政党预计将把使用武器的限制从现在的手枪和轻武器放宽到装甲车和机关枪等重型武器。

文章指出,在执政党协商中,如何确定营救活动的危险程度以及如何阻止高危的营救活动将成为讨论的核心。在执政党协商中,日本政府估计会将发生劫持的区域在有关国家的控制范围之内、得到有关国家的允许作为发动营救行动的条件,针对手续的形态、队员的安全保障措施进行讨论。

另一方面,在野党指出,通过调整安保法律扩大自卫队的活动范围可能会增加日本人遭遇恐怖袭击的威胁。

民主党方面,在1月底的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小川淳也议员曾追问首相安倍晋三“有没有向民众解释清楚遭遇恐怖袭击的风险”。在2月2日的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还将继续就安保法制与恐怖袭击的关系发起追击。

维新党代表江田宪司也表示,“不能让日本人陷入每天面对恐怖袭击的状况。要通过集体自卫权的讨论,完全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是否派遣自卫队营救国民可能会成为国会论战的主题。

综合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中国新闻网、央视新闻以及观察者网等。

本文由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发布于军情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恐怖主义恶梦最初,安倍挑衅IS有不小争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