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有名战争,马德里的河水都没结霜

作者: 军史揭秘  发布:2019-10-19

原标题:拿破仑没有败给严寒:一直到撤退时 莫斯科的河水都没结冰!

在1812年,由于俄罗斯违反了大陆封锁令,仍在和英国人做生意,拿破仑决定出兵俄罗斯,来惩罚俄罗斯的行为。在1812年的6月24日,拿破仑的大军进入了俄罗斯。拿破仑的军队一共有60万人,其中有24万法军。拿破仑在北部的波罗的海派了麦克唐纳率领3.4万人掩护拿破仑的左翼,在南部也派了一些军队,自个则率领着38万大军从中央的明斯克-斯摩棱斯克-莫斯科一线直捣莫斯科。

1807年,俄法关系遂日见恶化,起因是拿破仑在波兰建立一个华沙大公国。作为法国附庸,俄皇亚历山大一世视之为眼中钉,必欲除去然后心安。而自一八一一年起,驻日耳曼的法军又大量增加。亚历山大表面与法同盟,参与所谓大陆组织,实际上却阳奉阴违,与英国密秘通商——英国船只悬挂美国旗运货至俄国销售,而购回俄国的农产品及皮货。1810年俄国对于自法国输入之货物,征收重税。

这个时候的俄军西线主力一共有三个集团军,他们分散在俄国边境线,其中第三集团军由于沼泽地的阻挡无法北上与第一第二集团军会合。在得知法军进攻的讯息后,俄军西线第一集团军司令,同时也是俄国战争大臣的巴克莱·德·托利决定撤退,这样可以拉长法军的补给线让法军补给不便,而且会使法军的兵力分散,同时还可以给他自个和巴格拉季昂的第二集团军会合创造条件。巴克莱·德·托利这个人是个出生在俄罗斯的苏格兰人,在1810年出任战争大臣之后主持了俄军的改革,改革了俄军的指挥体系。

图片 1

由于俄军的巧妙后退,拿破仑在初期歼灭俄军主力的想法落空了。在斯摩棱斯克附近,两支集团军成功会合,并继续后退。这个时候巴克莱·德·托利撤退的做法引起了俄军中非常多人的不满,于是俄军将司令换为了库图佐夫。库图佐夫在勘察地形后决定在博罗季诺村附近进行会战。

到了1812年初,拿破仑决心远征俄国。远征军总兵力在45万左右,但法军只占其中三分之一,因为法国人民反战情绪日高,征兵困难。拿破仑有过波兰作战的痛苦经验,对后勤的准备并不疏忽,规定各军一出国境,部队各自携带四日份粮秣,军队粮秣车亦积载四日份,军辎重携带十六日份。双方第一战为斯摩棱斯克之战,法军伤亡10000人以上,俄军伤亡至少有15000人。

俄军在这一区域修建了防御工事,但是他们在舍瓦尔季诺的棱堡被法军占领了。在8月26日,会战正式爆发。布局如下:

图片 2

这壹次战役,法军有13万5千人,而俄军有15万人。俄军打算打一场积极防御战,消耗法军兵力,为以后的战局创造条件。而法军打算用这个机会一举歼灭俄军主力。法军计划如下:由于俄军主力都在自个的右翼,也就是新的斯摩棱斯克大道一线,因为他们以为法军大概会通过这条路直通莫斯科。而他们的左翼也就是巴格拉季昂的第二集团军附近兵力薄弱,于是拿破仑决定以俄军的左翼为突破点,将俄军逼至莫斯科河沿岸并一举歼灭。

俄军退出斯摩棱斯克之后,于8月29日,任命库图佐夫将军为总司令。他退到莫斯科西方七十英里的博罗季诺占领防御阵地,等待法军来攻,其兵力有12万人。拿破仑集中他的兵力,也只比俄军12万人稍多一点。他于九月五日夺取前进阵地,七日开始攻击,拟包围俄军左翼。正当战况激烈的时候,拿破仑忽然昏迷不省,一时不能亲自指挥作战。他这种病,以后也常发生,但没有公开解释过。法军集中四百门炮,以密集火力,打开一条进路,让骑兵从缺口中突破。俄军也和法军一样的密集,特别是在其中央的大方形堡内,守兵更是挤得紧紧的。因此,双方炮兵都有很好目标,发射榴弹和霰弹大肆屠杀。经过可怕的火力战后,缪拉的重骑兵用闪电式冲锋,横握战场,终于打破了俄军的阵地线。法军步兵在骑兵后面跟进,攻入大方形堡,首先占领其一面。其后继续战斗,直至守兵全部被歼,法军才占领此堡。

拿破仑命令博阿尔内将军率领2万法军佯攻俄军右翼附近的博罗季诺村,吸纳俄军的注意力。同时将主力部队派到右翼。早上博阿尔内的军队率先对博罗季诺村发起进攻。俄军被击退了,但不久博罗季诺村又被夺了回来。后来俄军收到了撤回自个主阵地的命令,于是撤离了博罗季诺村。博阿尔内开始进攻拉耶夫斯基棱堡。这时是9点30分。

图片 3

与此同时,达武元帅向巴格拉季昂元帅的三个凸角堡发动进攻,但是俄军凭借着地利用自个的大炮给法军造成了非常大的伤亡,达武元帅的坐骑被打死,自个也受伤了。两军最后进入了肉搏战,法军一度占领了阵地,但是巴格拉季昂把战线最左翼的图奇科夫的一部分军队调来了,夺回了阵地。这个时候大约是8点30分。

俄军伤亡42000人,但仍能退守另一新防线,抵抗到入夜之后,才向莫斯科撤退。法军伤亡32000人,因拿破仑生病,没有追击。一星期后,拿破仑进入莫斯科。俄军已将城内居民撤退,并纵火焚烧。莫斯科房屋大都是木屋,顷刻间就化为灰烬。拿破仑的军队大部分在郊区露营,兵力还有95000人,十分疲乏。这位法皇尽管有过西班牙战争的痛苦经验,而面对着俄人的焦土政策,仍没有觉悟到自己又碰上另一次人民战争。

这个时候库图佐夫意识到自个左翼的兵力严重不足,于是把巴戈武特的第二军调来增援。这个时候法军再次对凸角堡发动了进攻,占领了两个,但是在进攻第三个时受挫。凸角堡的争夺战又持续了两个小时,最后巴格拉季昂亲王的腿被榴弹碎片击中,两周后死去。这个时候俄军第二集团军就集体后撤了。

法皇犹豫了六星期,把黄金般的秋日白白地浪费了。十月二十四日,他大概想以一战的胜负来决定行止,向南攻击马洛雅库图佐夫的俄军主力部队,但被俄军击退。于是,拿破仑下命退却,仍命军队携带着战利品和虏获的火炮而行,以致许多马匹因负载过重而倒毙。

在俄军的最左翼,由于一部分军队已被调走了,拿破仑手下的波兰军队在这一地区的进攻比较顺利。但是当这里很重要的乌季察高地即将失守的时候,巴戈武特的第二军到达了,阻止了法军的进一步进攻。但是图奇科夫却阵亡了。

图片 4

视线再次回到拉耶夫斯基炮台,这个炮台的炮火给了进攻的法军非常大的伤亡,但是最后俄军弹药用完了,法军占领了炮台,但是不久后在俄军将领叶尔莫洛夫的带领下俄军的增援部队用白刃战夺回了炮台。棱堡周围的战斗不正常激烈,俄军仍然坚守着炮台。当拿破仑准备再次下达进攻炮台的命令时,俄军骑兵从法军未设防的法军左翼发动了一次突袭,打乱了法军对拉耶夫斯基炮台的进攻。

在好几次后卫战斗中,靠着赖伊元帅的无比勇气,卒使五万名形容憔悴的官兵到达了斯摩棱斯克。明斯克东方的柏也及那河尚未结冰,乘马仍可徒涉。这时候,如有坚定而明智的的指示,或者仍可挽救最后命运,不致完全毁灭。可是,12月26日大军开始渡河时,有成千成万官兵被河水溺毙,或被他人踏死。12月8日,生存者只有10000人,拿破仑交给缪拉元帅指挥,自已先行赶回巴黎去另召新军。缪拉带着这一万残卒,会合由里加撤退回来的麦唐纳一军,回到波兰西部的波兹南。俄军亦已精疲力竭,只进到尼门河为止。远征莫斯科之役,法军及其同盟军队损失三十万人以上,从此不可一世的拿破仑帝国开始走向衰落。(利刃/陶波列夫)

这个时候,拿破仑又发动了一次进攻,他集合了缪拉,内伊和达武的军队,向拉耶夫斯基炮台和凸角堡之间的俄军左翼的中间区域发动了进攻。俄军拼死抵抗,但是这一重要的区域慢慢落入了法军手中,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内伊和缪拉建议拿破仑马上投入近卫军这一预备队,突破俄军防线,这样就可以赢得这一战役。但是拿破仑在迟疑后拒绝了,

尊重内容,从尊重作者开始,转载、合作请私信联系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这个时候已到了下午,俄军最靠前的阵地就是拉耶夫斯基炮台,这里的炮火给法军造成的麻烦不小,于是法军决定进攻这个炮台。法军利用自个上一次进攻对这个炮台形成的半包围态势对这个炮台进行交叉火力射击,在两个小时的激战之后拉耶夫斯基炮台被法军占领了。

责任编辑:

又过了两个小时,到了下午五点,两军都已精疲力竭。有人建议拿破仑投入预备队给予俄军最后一击,但是拿破仑拒绝了,大部分将领也支援休战,因为法军实在打不动了。博罗季诺会战结束了。在第二天的凌晨,库图佐夫在得知己方军队的伤亡情况后撤走了。

这壹次会战中,法军损失了2.8万人,俄军损失4.4万人(也有说法军3.5万人,俄军损失3.6万人的,但是这个是毛子给的资料,不可信。)。这场战役和埃劳战役有一点像。这壹次会战和埃劳一样都是拿破仑打毛子,都是毛子占据阵地防守法军进攻,结果都是双方损失惨重但是法军更接近胜利。那为什么结局会如此不一样?为什么一个是几个月后拿皇依靠弗里德兰战役粉碎第四次反法同盟,另一次却是大军团的毁灭?我个人是这样理解的。在埃劳之后,法军在波兰的土地上,而波兰人民由于拿破仑支援波兰独立都拥戴法军,所以法军恢复实力更容易。而博罗季诺之后法军还是在俄国的土地上,再加上后来莫斯科被焚毁,法军无法恢复自个的实力,再加上法军在后面还遇到了严寒和游击队的不断袭击损失惨重,最后失败也不足为奇了。

本文由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发布于军史揭秘,转载请注明出处:世界有名战争,马德里的河水都没结霜

关键词: